集体-——跟踪调查准格尔旗大塔村土地收益补偿等问题整改进展-新闻网站模板

                                        • 时间:

                                        一二三航空揭牌

                                        對此,劉秀娟表示:「土地確權是經過五六輪公示的。」准格爾旗薛家灣鎮人大主席楊國君說:「村民關於土地的爭議可以理解。我們參考的數據是國家第二次土地調查的數據,這是法定數據。同時我們本着尊重歷史、兼顧現實的原則,收益補償核算時,已在耕地、坡比等方面的實際基數上增幅一定比例,儘可能滿足村民訴求。」

                                        如今,大塔村已被列為鄂爾多斯市基層黨組織軟弱渙散重點整治村,相關整改工作正在開展中。

                                        三是涉嫌侵佔集體資產問題。針對趙來存侵佔大塔村王家圪楞煤礦集體股權的問題,有村民拿出工商登記、變更等材料,指出趙來存通過增資的形式稀釋村集體股份,然後將煤礦據為己有。還有村民拿出早些年股權分紅的明細清單,並且說道,「趙來存增資控股過程中是否有弄虛作假?憑什麼擅自把集體資產據為己有?」

                                        據准格爾旗國土資源局局長李樹林介紹,大塔村涉及土地收益補償的共有202戶,其中153戶還需繼續補款;前期超額領款需退還的有25戶;16戶尚未簽訂土地確權的承包合同,收益補償工作無法開始;還有8戶,過去領取的金額與此次核算金額基本相當。在還需補款的153戶中,已簽訂補償協議的有129戶,還有24戶因涉及人員被拘留、家庭內部矛盾糾紛等,尚未簽訂協議。「之所以是202戶而不是307戶,個別統計數據也不一樣,是因為前些年公示、領款時,有些父子、兄弟姐妹是一個戶頭集中在一起的。為便於核算,作了延續。」李樹林補充說。

                                        ——跟蹤調查准格爾旗大塔村土地收益補償等問題整改進展

                                        今年1月21日,本報讀者來信版推出調查報道《土地補償費,一筆糊塗賬》,反映內蒙古鄂爾多斯准格爾旗薛家灣鎮大塔村的基層黨組織軟弱渙散、土地數據造假、村民土地收益補償不公正等問題。報道刊發后,內蒙古自治區、鄂爾多斯市、准格爾旗三級黨委、政府表示接受監督、抓緊整改。半年時間過去了,整改進展如何?村民合法權益是否得到公正有效的維護?6月17日、18日,本報記者再次赴准格爾旗進行了跟蹤調查。

                                        報道刊發后,准格爾旗隨即組建工作組,進駐大塔村,開展土地確權等工作。「解決問題的突破口就是土地確權,只有把各家各戶的承包土地捋順了、弄清了,才能確保土地收益補償發放的公正合理。」准格爾旗農牧業局確權辦主任劉秀娟說。

                                        關於大塔村相關問題的整改進展情況,本報將繼續關注。

                                        找差距,就要從群眾意見集中、反映強烈的事情中發現問題,不斷改進工作,提升服務群眾的效能。當地各部門要牢牢堅持以人民為中心,腳踏實地深入群眾,着力解決村民的操心事、煩心事,妥善化解矛盾糾紛,切實維護群眾合法利益。

                                        把每筆「糊塗賬」都算明白(來信調查)

                                        記者還了解到,准格爾旗專門抽調了兩名黨員幹部,擔任大塔村黨支部副書記,最近已經着手健全村務制度、完善基層設施、組織村民開展活動。

                                        涉嫌違紀違法人員有關問題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村民關心集體資產損失問題

                                        准格爾旗薛家灣鎮鎮長郭睿說:「此次整改中,我們的辦法是一次性算清,兩個8年再加上後續,後續一般算是4年,一共是20年。」礦區協調發展服務中心負責人吳君科表示:「核算髮放補償的依據是最新土地確權數據,每家每戶應拿多少錢,前期已拿多少錢,比對后多退少補。」

                                        記者了解到, 2013年准格爾旗政府42號文件,即《准格爾旗農村集體土地徵收補償安置方法》規定,已形成採空區、火區或按照開採規劃兩年內將成為沉陷區的各類土地,一次性補償8年。8年期滿后不論開採期限長短再續補8年,兩次補償后未達到永久徵收標準的一次性按永久徵收標準補齊,同時增加永久徵收總金額1‰的利息。

                                        土地確權工作完成,儘可能滿足村民訴求

                                        許多矛盾問題往往是長期積累的,處理起來複雜棘手。這更加要求我們,必須以對人民充滿感情、對工作高度負責的精神,找差距、抓落實,在具體工作中沉下去看清矛盾、深下去查實問題,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

                                        如今回頭看,郭睿表示,2008年大塔村移民搬遷,一邊是土地收益補償核算,一邊是村民新房建設,兩面的資金量都非常大。當時基層黨組織軟弱渙散,村級賬目混亂,土地收益補償的核算、發放也不公開、不透明,結果就出了問題。「那時的征地政策比較寬鬆,政府部門把關不嚴,也是問題滋生的一個原因。此後問題遲遲得不到解決,村民積怨越來越深,整個村也就失去了凝聚力和活力。」

                                        村黨支部班子配齊,被列為全市基層黨組織軟弱渙散重點整治村

                                        此次調查中,村民出示了一些證據材料,對集體資產損失問題提出疑問。

                                        對於土地確權,村民們都給予了證實,但仍有一些人提出質疑:「土地總面積差不多,具體的地塊分類卻有偏差,明明是耕地,標註的卻是荒山。」「我家以前明明有很多耕地,另一家幾乎沒有,現在算出來的結果是我家的耕地很少,另一家反而比我家多得多。」

                                        本報記者 張 洋 史一棋

                                        收益補償正在核算髮放在土地確權的基礎上,准格爾旗國土資源局、礦區協調發展中心、薛家灣鎮、大塔村村委會正在聯動開展土地收益補償的核查發放工作。

                                        一是集體資產退還問題。2010年12月至2011年3月,時任大塔村黨支部書記趙來存在未經村民會議決定的情況下,擅自將村集體賬戶上的補償款發放給部分村民,共計349.21萬元。准格爾旗紀委於2017年作出趙來存留黨察看一年的處分決定。對此,有村民指出,「挪用集體資產,是否需要追究法律責任?作為集體資產的349.21萬元,領錢的村民是否應該退還?這筆錢現在在哪裡?」

                                        此前報道提及,群眾舉報大塔村一些涉嫌違法違紀的問題。鄂爾多斯市委、市政府1月底曾作出情況說明並梳理:已調查了結2件,包括伊泰集團露天煤礦佔用村裡近萬畝地未經過村民表決和村委會研究,由趙來存操作,趙來存持有暗股問題;張家圪旦村原黨支部書記任五為趙來存代持伊泰集團煤礦股權的問題。指定準格爾旗紀委監委辦理1件,已立案2人,即大塔村宏豐加油站違規建設並被違規徵用的問題。指定杭錦旗紀委監委辦理1件,正在初核中,即趙來存侵佔大塔村王家圪楞煤礦集體股權的問題。此外,交准格爾旗黨委政府2件,正在辦理中,包括大塔村兩委組織不健全的問題;部分村民虛報土地畝數冒領補償款、土地收益補償長期無法發放等問題。

                                        此前報道指出,內蒙古伊泰京粵酸刺溝礦業有限責任公司長期在大塔村開採煤礦,根據相關協議,需要依據佔用土地的面積大小,給予村民土地收益補償費。可是前些年,大塔村村委會公示的土地數據嚴重失實,導致土地收益補償費成了「一筆糊塗賬」。

                                        在大塔村村委會,記者看到了《搬遷補償決算協議》,大塔村村委會與村民簽字確認補償金額等,准格爾旗國土資源局、礦區協調發展服務中心、薛家灣鎮鎮政府作為鑒證方,加蓋公章。

                                        6月20日,准格爾旗委辦公室進一步來函介紹,趙來存涉嫌違紀違法有關問題,6月1日,杭錦旗紀委監委立案調查,6月15日,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

                                        抓落實,就要抓住主要矛盾,牽住「牛鼻子」。採訪過程中,當地很多幹部群眾都認識到,基層黨組織軟弱渙散是大塔村問題的關鍵癥結。目前,大塔村已被列為鄂爾多斯市基層黨組織軟弱渙散重點整治村,村黨支部班子剛剛配齊。地方黨委政府要以釘釘子的精神,紮緊制度的籠子,理順村內各項事務,通過實實在在的整改成效,讓大塔村群眾有實實在在的獲得感。只有基層組織堅強有力,村莊治理才會充滿活力,期待大塔村煥發新氣象、迎來新面貌。

                                        二是涉嫌虛報冒領問題。趙來存父子曾經營一家宏豐加油站,2008年大塔村移民搬遷時,資產評估報告作假,將僅有的300萬元資產評估為1850.8萬元。村民提供的評估報告中附有土地使用權清查評估明細表,顯示2006年8月取得9666.67平方米的集體土地使用權,評估價值為75萬余元,註明土地權證編號是准集用(2006)字第187號,同時顯示2006年8月取得32333.54平方米的集體土地使用權,評估價值為252萬余元,但該地塊沒有對應的土地權證編號。村民表示:「后一個地塊為什麼沒有相應的證明,是否存在虛報冒領?」

                                        據劉秀娟介紹,通過前期外業測量、走訪核對、矛盾調解、數據公示等工作,3月20日,大塔村土地確權工作完成。隨後,大塔村村委會與村民逐一簽訂《農村土地(耕地)承包合同》和《草原承包合同》,明確了各家各戶的土地數據和土地位置信息。截至目前,大塔村實有307戶,其中,290戶已簽訂合同,17戶尚未簽字。

                                        據郭睿介紹,今年5月,基於留黨察看期間現實表現不好、長期不參加組織生活,薛家灣鎮紀委作出開除趙來存黨籍的決定。

                                        此前報道反映,大塔村基層黨組織軟弱渙散,常年選不出村黨支部書記和村委會主任。據准格爾旗組織部機關工委副書記張春林介紹,今年5月14日,經大塔村支委補選委員會會議和支部委員會會議,選舉本村村民段生堂擔任村黨支部書記。同時,將於今年7月14日舉行大塔村村委會選舉。

                                        ■編后找差距 抓落實鄂爾多斯市誠懇接受輿論監督,面對矛盾問題,真抓真改,值得點贊。要根本解決問題,讓大塔村實現有效治理,還需要更加深入紮實的工作。

                                        採訪中,有村民認為補償標準偏低,不應再依照42號文件。李樹林、楊國君均作出解釋,認為適用的政策文件不能隨意改變。內蒙古伊泰京粵酸刺溝礦業有限責任公司在大塔村開採煤礦,是臨時性用地,不屬於永久性用地,土地仍歸村集體所有,煤礦開採到年限后仍由村民承包經營,所以仍然適用於42號文件。

                                        今日关键词:锡安首战詹姆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