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偿金传媒-关于“网易游戏是否让部分员工走”一事-涉县新闻

  • 时间:

8岁男孩景区失联

經過一番爭取,張輝和寒大力拿到了N+1補償金。但讓張輝感到不滿的是,補償金是通過獎金的形式發給他的。因為當時半年獎評估的是去年9月到今年3月之間的工作情況,不管怎樣都能拿到保底的,但是卡在發獎金之前把你辭了,正好離職時也發獎金,數量是一樣的。「我一看OK,反正我懶得和他們深究這個事情,就這麼著了。」

網易傳媒及網易遊戲相關負責人表示,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拿半年獎(績效獎),公司對員工進行考核,符合要求后才會發放。

對此,網易傳媒相關負責人向記者回應稱,網易傳媒之前因薄荷直播關停,調整了部分人員,但沒有任何理由進行人事大調整,原創內容工作室矩陣還在招募人才。該人士表示,從個人角度而言,其對離職員工的訴求和情感宣洩表示理解。

網易遊戲怎麼了?在張輝看來,現在遊戲行業版號很難申請,基本上都會縮小平台的盤子。

而根據網易2018年財報顯示,網易在線遊戲收入為401.9億元,同比增長10.8%,相比2017年在線遊戲收入29.7%的增速,已經放緩不少。

張輝稱,後來他離職時,感到HR態度明顯變了,工作還沒交接完,當天就得讓他走。「這不是大公司應該有的態度,不能說因為我爭取了補償,就直接甩臉看。感覺還挺心寒的,畢竟我也待了快三年了。」

對於補償金一事,網易遊戲和網易傳媒方面向記者表示,員工離職有多種情況。根據我國法律規定,用人單位在多種情形下,均可依法與勞動者解除或終止勞動合同,並依照國家有關規定給予經濟補償。

寒大力向記者證實了此事。她說,第一步是HR讓你自動離職,「如果你堅持要拿N+1的話,HR暗示說你下一家公司做背景調查時,他就會想怎麼說就怎麼說。如果你選擇主動離職,他就不會跟下一家公司說你是被裁掉的。」

寒大力亦稱,網易每年4月都會發獎金,但是在發獎金之前讓我們走了。

與此同時,李斌告訴記者,雖然他是自動拿到了補償金N+1,但他是3月份走的,理論上4月份就會發半年獎金。而苗苗告訴記者,他們半年獎說是一個月工資,走的時候說有,但是現在也沒發。

記者問李斌領導是否是主動發給其補償金,他說是,「HR說的是,工作室這邊幫我們爭取的補償。」

剛剛從網易傳媒內容崗位離開的苗苗(化名)告訴記者,近期網易北京公司從7月份開始就有人離職,離職員工主要來自傳媒部門。「不只內容崗走了,還有技術、產品和運營,北京辦公大樓三層、五層基本已經空了,原因是不掙錢。」

此外,多位網易離職員工向記者表示,網易遊戲從今年春天開始人員調整,但部分員工認為未拿到符合其預期的補償金。「領導說如果你要補償的話,離職證明上會有不好的影響,其實就是威脅性質的。」採訪中一位離職員工表示。

張輝認為,遊戲的利潤比較可觀,成本主要是來自於產品的研發以及推廣。之所以敢研發投入很多錢,是因為可能一個星期就能回本,後面基本上是純賺錢的。

「網易現在很多遊戲還是沒有版號,所以部分遊戲暫時上線賺錢存在一定的困難。」寒大力說,去年其就知道網易今年上半年應該沒有太多新遊戲可以賺到錢,去年收到的任務就是靠現有的老遊戲努力賺錢撐着。「但當時我都沒有想到會裁到我頭上,後來就陸續開始走了。」

「國家現在對遊戲數量嚴格控制,同時國內玩家的產品同質化比較嚴重,遊戲生命周期可能只有幾個月,之後可能就沒什麼新增用戶進來了。除了王者榮耀這種遊戲,其他的產品基本上相當於賣一鍋回本,然後快速換下一個,以這種模式去收割。但是久而久之,藍海就變成紅海,(現在)快變成死海了,所以其實都不太好過。」張輝說。

根據網易在8月8日發佈的2019年第二季度財報數據顯示,遊戲凈收入114.3億元,同比增長13.6%,增速低於上季度的35.3%。在上季度,在線遊戲服務凈營收為118.502億元,同比增長35.3%,增速不僅高於電商業務的28.3%,也是網易所有營收項目中的增速冠軍。

多人被「勸離」寒大力(化名)告訴本報記者,今年3月,網易遊戲開始讓員工離職,首先是從比較邊緣的,盈利能力較弱的部門開始。而她就是在彼時離開了網易。

對於有關離職員工經濟補償事宜,網易遊戲方面表示,用人單位向離職員工支付經濟補償與進行經濟性裁員不能畫等號,對於與公司協商一致離職員工都會收到法律規定的離職補償金。

而北京志霖律師事務所副主任趙佔領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對於用人單人「勸退」員工離職,是否違法需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如果員工不違反法律規定或勞動合同約定,用人單位辭退員工可能構成違法解除,需要支付雙倍經濟賠償金。用人單位為了規避這一法律責任,可能會採用所謂「勸退」的方式,這種情況下的「勸退」更多是一種談判技巧,員工完全可以拒絕接受。

網易遊戲方面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截至目前,今年網易拿到版號的遊戲產品一共是12款,包含《遇見逆水寒》《堡壘前線》《實況:王者集結》等,這些遊戲有些已經上線了,有些正在籌備上線中。

「一般會給你兩條路,一個是立刻走人;一個是讓你在其他地方面試轉崗,但是這種情況比較少,老員工比較好內部轉崗。還在試用期的基本是直接走掉了。」曾在網易互娛(隸屬於網易)遊戲工作的張輝(化名)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網易互娛下面有很多工作室,每個工作室做不同的遊戲產品。看產品是否盈利,如果不盈利可能就會讓走人。

而趙佔領告訴本報記者,需要支付經濟補償金的情形有多種,經濟性裁員只是其一。如果經過雙方協商一致而解除合同,或者員工自己申請辭職,則網易不需要支付經濟補償金或經濟賠償金。如果員工沒有任何過錯,不存在違反法律規定或者勞動合同約定的行為,則網易辭退員工就構成違法解除,應按照勞動合同法的規定,向員工支付雙倍的經濟補償金,即適用2N標準,而不是N+1的標準。

「實際上根本沒有這回事。因為不管怎麼著,你的離職證明都是正常的,除非後面背景調查,下一家公司需要這個東西時才會打電話問情況,但是離職證明上根本不可能說離職原因具體是什麼。」張輝說,「所以我當時就火了,我又不是因為犯了什麼錯誤讓平台受牽連走的,就爭取了一下補償。」

今年第二季度,網易遊戲業務毛利率為63.1%,上一季度和去年同期分別為63.7%和64.3%,同時出現了同比與環比下降。對此,網易給出的原因是某些手游的版權金及收入分成較高所致。

「對比騰訊,網易在社交流量以及渠道能力上短板凸顯。包括此前在手游『吃雞』的競爭中,儘管網易有着先發優勢,但面對騰訊後續跟進的同類產品,網易的《荒野行動》在整體遊戲品質未落下風的情況下即展示出明顯的下滑。」艾媒諮詢分析師劉傑豪告訴本報記者,主要原因就在於騰訊遊戲擁有強大的社交鏈,不管在遊戲推廣營銷以及用戶沉澱上,都有着天然的優勢。另外,包括分發渠道,遊戲直播、電競產業等布局上,網易遊戲目前也是處於落後的一方。

上述網易傳媒相關負責人向記者表示,「網易傳媒裁員近一半」,和7月傳言的「網易傳媒裁員近2000人」一樣,都屬於不實信息。多年來,網易傳媒集團正式員工一直穩定在2000人左右,在目前業務和公司運營積極穩定的情況下,沒有任何理由進行這種人事大調整。而有關樓層空置問題,實為業務部門搬遷調整所致。

這一消息得到了張輝的證實。他告訴本報記者,因為產品部門是網易遊戲的盈利部門,項目組自負盈虧,就比較乾脆地讓員工走,然後按照N+1形式進行補償。而張輝所在的部門沒那麼有錢,領導採用勸退的方式讓其主動離職,這樣就不用發放補償金。

不過,網易遊戲相關負責人向記者表示,關於「網易遊戲裁員」的消息不實,網易遊戲正在全球範圍內招募人才。而關於「網易遊戲是否讓部分員工走」一事,對方並未回復。

李斌(化名)剛從網易遊戲產品部門離職不久。他告訴記者,「工作室領導說的比較委婉,意思是公司會強制裁退一撥人。不過最好籤協議的時候說是協議離職,這樣可以拿到N+1補償金。」

網易業務調整惹風波李昆昆、吳可仲支撐起網易「半壁江山」的遊戲業務,最近卻陷入了「裁員」風波。

「對於與公司協商一致離職員工都會收到法律規定的離職補償金。經濟補償金是在勞動合同依法解除或終止后,用人單位一次性支付給員工的經濟上的補助,其計算標準也由國家法律法規確定。」網易傳媒方面表示。

除了遊戲板塊業務外,網易傳媒也傳出「裁員」的消息。

而在網易遊戲運營部門工作的小梅(化名)和小麗(化名)向記者透露,領導讓她們離職時,沒說補償N+1。「我倆家庭條件都還行,沒打算要補償,主要覺得氣不過,這個月我們會辦完離職手續。」小梅說。

補償爭議在記者採訪過程中,多位「被離職」員工都提到了補償金一事。張輝告訴記者,讓他感到惱火的是,領導跟他說不要補償的話就會在其離職證明上寫的正常一些,這讓他感覺自己被威脅了。

今日关键词:华为正式发布鸿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