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教学-张怡的第一堂课是一年级生活数学课-福建新闻频道节目表

  • 时间:

沈月方否认恋情

從教以來,獲全國第三屆特殊教育學校信息技術綜合能力大賽總分第一名等多個獎項。2019年,獲得深圳市直屬學校「年度教師」提名獎。

在今天這個特殊的日子,南方日報邀請來自深圳教育一線的6位教師,讓他們講述日常教學點滴,以及對於教師、教育的觀察、思考。希望通過這些真實的故事,引發人們對於好老師、好教育的深刻思考,也向每一位辛勤付出、默默奉獻的老師送去節日祝福。

9月10日,是一年一度的教師節。有向你的老師送上節日祝福嗎?

【分享人】張怡【簡介】:深圳元平特殊教育學校智力障礙教育教學部生活數學老師,目前擔任二年級的輔管班主任,兼任學校生活數學教材編寫組副組長。

在張怡看來,特殊教育的「特殊」,體現在它不僅要求掌握學科知識和特殊教育理論,還要有生理學、醫學、運動保健、人體結構等多方面的知識。她回憶稱,有一個叫東東的孩子,由於手指的抓握力較差而一直無法寫字。為此,張怡去學習了生理學知識,經常帶着東東做增強手臂肌肉力量的遊戲。經過一年的反覆訓練,當看到東東在黑板上寫下一個筆直的「1」時,張怡熱淚盈眶。

2004年,還是陝西師範大學學前教育專業大四學生的張怡,在一次社會實踐活動中,跟隨老師和同學們走進了西安福利院。在這裏,她見到了一群特殊的孩子。「他們的眼睛特別純真、乾淨,我很想幫助他們,希望通過自己的專業知識給他們啟迪。」畢業后,張怡來到了深圳的一所特殊教育學校工作。懷着對特殊教育的熱忱,一干就是15年。

南方日報記者 劉越亞【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初見??新手老師第一堂課遇多重挑戰

「張老師,我今天發工資了。我買了一個白板筆送給您。」從事特教工作十多年來,張怡收到了一份學生用工資買的禮物。「社會上對特殊兒童的包容度在擴大」,張怡說,不少孩子順利走上了西式面點、酒店客房服務等工作崗位。她希望更多的社會力量能持續關注到特殊群體,幫助他們成為具備獨立生活能力、能實現自我價值的人。

2004年,張怡參加了北京師範大學教育學院特殊教育專業研究生課程的進修學習。為更好地掌握和家長溝通的技巧,2017年,她取得了「幸福家庭種子師資」初級講師的資格。為幫助學生提高邏輯思維能力和空間想象力,2018年,她考取了3-6歲樂高教師資格證書。在這過程中,張怡對特殊教育逐漸摸索出了自己的心得和方法。

收穫??用心陪伴,見證特殊孩子成長就業

認數字、比較大小、從1數到10……這些正常孩子通過訓練能完成的教學任務,對這群特殊的孩子來說其實並不容易。張怡介紹,中度智力障礙的孩子,幼兒期即顯現出嚴重的智力和適應行為障礙,難於掌握學習最基本的讀、寫、算技能,感知覺、記憶、思維、注意力等心理過程存在缺陷。

「20以內加減法運算,在普通小學是一年級的教學內容,但對我們中高年級的智力障礙學生來說,能正確地掌握已經很厲害了。由於智力障礙學生以具體形象思維為主,邏輯思維能力弱,對生活數學的學習普遍感到吃力。」張怡舉例稱,比如按數取物——從籃子里拿3個糖果來代表數字『3』,邊拿邊數,對有些學生來說還是很困難,「這個星期學過的生活數學知識,學生容易遺忘,這些知識在下個星期又變成了新的學習內容」。

在為特殊孩子的成長傾注愛和耐心的同時,張怡也從這份工作中收穫着滿足。從快遞柜上取快遞、在網上選座位、會看價格標籤、對比價錢……看着這群特殊孩子社會適應性不斷提高,張怡由衷地開心,「在普通人眼裡,會數1、2、3可能沒什麼大不了的,但在我看來卻彌足珍貴」。

每堂課上,張怡會準備3-5份不同的教案和教具,運用多感官教學法、情景教學法等多種方法提高學生的學習能力。「一般來說,孩子們的注意力能集中5分鐘已經很好了。於是我會換用多種方式講課,比如,唱兒歌、做手指操、投飛鏢等,用『十八般武藝』來吸引他們的注意力。」她細心觀察班上每個學生的特點,在授課時儘可能加入每個孩子感興趣的元素。

「客觀因素改變不了,也急不來,那就換一種方法教。」當職業倦怠感出現時,張怡的選擇是進行教學反思和持續學習。

「雖然有統一的生活數學課程標準和校本教材,但每個學生的學習步調和接受程度不一致,沒法統一劃線,需要制定個別化教育計劃和分層教學目標。」張怡談到,由於全日制培智《數學》教材(1993年版)僅適用於輕度智力障礙的學生,為了讓中、重度智力障礙的學生也能擁有適合自己的教材,2007年至2009年,她組織學校教師,根據學校學生特點和深圳本地特色,編寫了涵蓋九個年級、共5萬多字的《生活數學課程標準》和《教學指導手冊》。

成長??在反思中進步,為學生精編教材

人們常說,教師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教師的德行、智慧、情懷、魅力等,無不對學生產生着深刻的影響。但你真的了解教師嗎?有關注他們的所思所想嗎?

張怡的第一堂課是一年級生活數學課,教學目標是教會學生認識數字「1」。她帶着準備好的數字卡片和小棒,信心滿滿地走進教室。沒想到一節課過去了,沒有一個孩子能學會認數字「1」。「孩子們和我沒有任何眼神交流,提的問題就像石頭被拋進了泥潭,沒有迴音。」這樣的課堂讓張怡感受到了挫敗感。

低年級的課堂上往往「狀況」不斷,孩子們可能會在課上喊叫、跑動,甚至突然坐在地上大哭,講課時常被迫中斷。張怡在維持課堂秩序的同時,還需要安撫孩子們多變的情緒。

「通過特殊教育,讓我們的特殊孩子更好地融入社會,讓他們的父母安心本職工作。特殊孩子的成長之路曲折蜿蜒,但在我們特教老師的共同努力下依然會陽光燦爛。我會一直牽着特殊孩子的手,慢慢走。」 張怡說。

今日关键词:所罗门群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