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证券-九州证券未能证明王某为公司主要决策人或负责人-和县新闻

                        • 时间:

                        全球最贵圣诞树

                        一起資管計劃暴雷,讓券商損失5億元。

                        二審法院繼續駁回二審法院認為,第一,九州證券主張因王某工作失誤,公司被監管部門採取停業整頓的監管措施,給公司產生不良影響,併產生經濟損失,其提交《關於對九州證券採取暫停開展新的資產管理業務六個月措施的決定》未顯示與王某工作存在直接關係,且該項目在實施過程中包含領導決策、銷售推廣、制度落實等各方面,若僅由個體員工承擔全部公司風險和責任,顯失公平,公司的運營過程系各個機構集體共同決策、實施,不能簡單推卸為由某員工獨自承擔。九州證券未提交充分證據證明該項目系王某個人決策行為。

                        九州瀚海系列「踩雷」引發監管處罰

                        記者|陳晨 編輯|謝欣 趙雲 杜波

                        第三,一審法院籠統地以證據不足駁回九州證券的全部訴訟請求,適用法律錯誤。

                        近日,九州證券公告稱,九州證券前期就「九州瀚海集合資產管理計劃」損失對項目主要人員王某、羅某向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並於2019年6月17日就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的一審判決情況作出重大事項臨時公告。公司不服一審判決,於2019年6月正式向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於2019年10月8日作出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公司於2019年11月19日收到了法院寄送的判決書。

                        好在,該主張未得到二審法院的支持。

                        不過,由於金銀島資金流動性出現問題,企業經營出現兌付危機,資金不能到期兌付造成違約,進而導致上述集合資管計劃未能按時清算。

                        「監管的處罰原因中包括銷售推介行為不當,信息披露不及時以及處置信訪投訴不當等,這些都是構成暫停資管業務半年的因素,僅僅讓一個人來『背鍋』完全不公平,而且監管也認為金鑒對此負有責任,但並沒有說是王某,整個損失上億都要員工來負責,還真是頭一回聽說。」滬上一券商人士對此表示。

                        向員工索賠3.37億,一審被法院駁回

                        每日經濟新聞(博客,微博)(微信號:nbdnews)記者從王某的二審判決書看到,九州證券曾向一審法院提出訴求,請求法院判令王某賠償九州證券經濟損失335532304.8元;請求法院判令王某退還已發項目獎金1786424.48元及相關合理費用(合計約3.37億元)。一審法院認為九州證券此項主張證據不足,不予支持,因此,駁回九州證券全部訴訟請求。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每日經濟新聞。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第二,九州證券未能提交充分證據證明其公司被監管部門採取停業整頓的監管措施以及公司經濟損失是由王某工作失誤直接導致,即未能證明公司損失與王某之間存在直接的因果關係。

                        一、宣傳推介不規範:公司銷售推介行為不規範;個別客戶經理在向客戶宣傳推介時,宣傳保本保收益。

                        青海證監局認為,上述行為違反了相關規定,因此決定對九州證券採取暫停開展新的資產管理業務六個月的措施,期限自2018年11月7日至2019年5月6日止。期限到期后,將由證監局檢查驗收后,九州證券才能繼續開展新的資產管理業務。

                        綜上,二審法院表示,九州公司的上訴請求沒有事實及法律依據,不予採信。最終,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你見過這樣的「神操作」嗎?

                        而九州證券資管計劃爆雷也引來了監管部門的高度重視。2018年11月,青海證監局正式對九州證券資管業務開出了一項大罰單。

                        對此,九州證券向二審法院提出上訴,請求撤銷一審判決。九州證券提出理由為:

                        資料圖,圖文無關(來源:攝圖網)

                        第一,一審法院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本案時間軸清晰,雙方責任明確。案件事實清楚,王某作為項目組負責人,應就項目損失承擔賠償責任。

                        面對「腰斬式」下滑,九州證券認為,正是因為王某嚴重工作失職,導致公司被監管部門處罰,給公司造成了巨大不良影響、巨額經濟損失,一怒之下將該名員工告上了法庭。

                        資料圖,圖文無關(來源:攝圖網)

                        三、信息披露不及時。四、處置信訪、投訴不得當。

                        第二,在項目責任已由行政機關認定,項目損失已經實際發生,項目組人員已經確認,一審法院僅僅以責任不應該全部由項目組人員即王某承擔而駁回九州證券全部訴訟請求,於法無據,于理不合,且邏輯錯誤。已經發出去的項目資金應該退回。

                        據當時的投資者反映,此前九州證券推介上述資管計劃是,曾經承諾有一定的風控措施,而發生違約后也會有相應的兌付方案,但這些並沒有如約執行。

                        二、產品管理不到位:1.盡職調查不到位,未充分評估投資風險;2.對資金管控不到位;3.對投后資產管控不到位;4.風控措施的履約擔保不到位。

                        第三,九州證券未能證明王某為公司主要決策人或負責人,亦未能提交雙方約定或向王某送達並公示的制度規定,即項目出現問題應當解除勞動關係或退還已發放項目獎金的依據。

                        事情要追溯到2017年7月和9月。彼時,九州證券成立了九州瀚海集合資產管理計劃和九州瀚海明珠集合資產管理計劃,規模分別為1.92億元和1億元,存續期均為1年。上述資金投資于集合資金信託計劃的優先級份額,信託資金主要用於為金銀島提供融資。

                        據上述罰單顯示,經過證監局調查發現,九州公司在管理九州瀚海系列資產管理計劃過程中存在以下行為:

                        因新增資管業務遭停業整頓處罰,今年上半年九州證券資管業務凈收入3762萬元,同比下滑52%。

                        這家券商隨後將離職的當事員工告上法庭,要求其賠償3.37億元損失。

                        近日,中國裁判文書網發佈的一則判決書,讓九州證券與離職前員工的糾紛完全展現在公眾視野。

                        今日关键词:丁宁不敌佐藤瞳